哥哥,请你温柔一点 三个哥哥慢点温柔点我疼 不会疼的我温柔一点/图文

骄阳似火的五月末,总是让烦燥。

英婶打给女儿小的电话,已是第十次被挂断了。她知道,她们又进入了新一轮的冷战。

上周,借着小萌回老家办理户口迁移手续的机会,她提出了坚绝要儿子小军到小萌公司去工作的事。

可是,小萌的公司是外贸公司,必须会外语、会电脑才行。小军什么都不会做,这让小萌觉得很为难。。。

当年,小军学校高中毕业时,小萌就建议他再去学门外语。可英婶当年就对小萌说:学那个做啥?又不出国。你就知道瞎说”

为这事,母女也像现在这样狠狠地吵了一架。之后,半年多母女都没说过话。

她们的想法很多时候都不一样。吵架,冷战是常事。每次,除了时间,基本无法调和。

英婶有两个孩子。儿子小军好赌又懒;女儿小萌坚定、有主见,常常说一不二。她时常感叹自己命不好,要是儿子和女儿的格能对调一下,兴许她的日子会好过一点。

英婶今年六十多岁,是个苦命的人。

从小就死了妈妈,由奶奶抚养长。那时,她的父亲是公社的干部,经常不着家。

英婶的爸爸、奶奶重男轻女。在她还小的时候,觉得英婶是个女孩,撑不得住家里的门面,硬是把英婶姑姑的小儿子过继过来做了英婶的亲哥哥。

俗话说,“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”,哥哥的到来才是她灾难的开始。

只要做错了什么,奶奶就会打她。“女孩子是要嫁人的,养成了坏习惯,会丢人现眼的”奶奶常说。

可是,在幼小的英婶心中,哥哥无论做错了什么都不会挨骂,可她却要挨打。这是一种偏心的表现。

让英婶受不了的是,每年年末奶奶发压岁钱时,她总是只有哥哥的一半。这让英婶很受伤,从小就觉得女孩不如男孩,自我认可度非常低。

再长大一点,到了集体干活,挣公分时。明自己很卖力地干活,干得也不比哥哥差,可是到了最后,还是没有哥哥拿的公分多。

几经失败的争扎、对比,英婶就形成了女孩不如男孩的人生观。

哥哥,请你温柔一点 三个哥哥慢点温柔点我疼 不会疼的我温柔一点/图文无关

二十岁那年,英婶经人介绍认识了邻村的李水。不久之后,她嫁给了李水。

一年后,他们女儿小萌出生了。可是,接下来再怀孕时,四个男胎全都到了八个月生下来就夭折了。

这让英婶吃尽了身体不适的苦,连续五年左右的时间,几乎天天都在辛苦地怀孕中度过。

在英婶来,身体的苦还不算什么,最让她感觉喘不过气的是村里人的指指点点,有的甚至说她是灾星。

还有李水嫂子对她的幸灾乐祸,冷嘲热讽,每天都如影随行。

她和李水看着一个个孩子就这样找不到原因地离去,伤透了心,甚至几近崩溃。

在第五个孩子夭折后,心痛得毫无办法的英婶找人算了一命。算命先生说:“流产的原因是因为你大女儿的命太硬了,把弟弟妹妹给吃掉了”。从此以后,她就这样恨上了小萌。

尽管她第六次怀孕后,小军平安地降生了。但只要年幼的小萌稍有不顺她意的事情发生,她就会说:你就心太狠,连弟弟妹妹都要吃掉。

这让小萌从小就对她有距离感。

平时,英婶也不怎么管小萌的生活。孩子们小的时候,只要小萌跟小军吵架、打架。不管谁对谁错,她都会骂小萌,要她一定要让着弟弟。偏心的维护,不但让小萌对她有敌意,而且,让小军也越来越有恃无恐。

尽管,父母都不怎么喜欢小萌。但小萌奶奶却很疼小萌。

遗憾的是小萌刚一参加工作没多久,奶奶就生病去世了。

村里人清楚地记得,小萌刚参加完奶奶的葬礼后,就晕倒住院了。后来很长一段时间,靠了一些药物的治疗才缓了过来。

英婶从小就看着小萌野蛮生长,天不怕,地不怕。心里只要不开心了,就敢站在她和李水的对面,据理力争。

英婶、李水两夫妻对儿子小军,从一出生就宠爱得不行。小军不但让他们在村里人面前扬眉吐气,再也没有人敢对他们指指点点了。这让他们的人生变得有意义。

他们也因此竖立了一个新的奋斗目标,无论做什么都为儿子着想。吃饭、干农活都变得特别地起劲。

基于这份对儿子的恩情,无论去哪都会抱着儿子,宠着他,从不让他吃苦受累。

李水年轻时,爱打牌打麻将。村里人经常看到李水一手抱着小军,一手抓牌的样子。小军从小在牌桌上长大,并从此恋上了牌桌。如今三,四十岁的人了,除了打麻将,不知道该干什么好。

而小萌从小跟奶奶长大。小萌的奶奶曾经是个末落的地主家小姐,由于种种原因,嫁给了李水的农民父亲。可是,各种身体,思想基因却奇怪地遗传给了小萌。随着小萌的成长,村里人奇怪地发现小萌不但样子长得越来越像她奶奶,而且为人事也一样,风风火火,坚定不一。

中学毕业,再长大一点之后,小萌总是自己打工、自己存钱去参加各种培训。直到现在拥有自己的公司。

英婶的两个孩子,就这样成就了不同的人生。

哥哥,请你温柔一点 三个哥哥慢点温柔点我疼 不会疼的我温柔一点/图文无关

其实,村里像英婶这个年龄的其他人来说,可能也没什么烦不烦恼的。反正儿女都大了,他们有他们自己的生活。这时,自己只需要和老伴,看看孙子,享受享受自己的晚年生活,日子也会过得很幸福的。

可是,英婶和别人不同,总是想不通,为什么小军的日子总也过不好?为什么小萌从来都不帮自己的弟弟?她跟女儿的关系为啥从小就那么差,小萌为啥从小就跟她作对?

每天纠结这些问题,让她觉得生活并不轻松。偶尔,夜深人静,躺在床上时,想到这些问题,就整夜整夜的都睡不着。

关于多年前,算命先生的那句话,她也知道是冤枉了小萌。

她还记得,那是小萌在县城上高中时,小萌从学校的图书馆里,找到了关于英婶流产的类似情况说明。

那天小萌赶了数里路,特地手捧那本书,兴高采烈地回家,告诉英婶说:不是我硬,是你生病了。你看呀,书上写得很清楚”。

可是,当时英婶因为别的事正在烦恼,就没理她。

后来,小萌再也沒提过这事。但她清楚地记得,从那以后,再也没看见过小萌那么欣喜的样子了。

在这次小萌回家办户口迁移手续前,小军就失业好几个月了。心想着小萌这次总该可以帮帮弟弟的。却没想到,她找了多种的理由来拒绝小军。

“小军有那么差吗?你这样说自己的弟弟,你就知道帮别人赚钱”英婶忍无可忍。

“你认为我老公是别人,是吗?”小萌听后问到,脸色马上变得苍白。

英婶似乎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,然后,就没吭声了。

第二天,天还沒怎么亮,小萌就不见了人影。

英婶之后,不停地打电话给女儿。可是,小萌再也没有接电话。英婶不知道这次,她们母女又要冷战到什么时候。。。

隔壁的房间又传来了小军他们搓麻将的声音。

英婶觉得还是一定要打通小萌的电话,只有小萌才能救得了小军,她是姐姐,一定照顾弟弟才行。

英婶的手中一直紧握着手机。。。